一个励志当画手的疯子文手

扫描仪,不简单,看不透

崇德

ooc有
历史都是胡扯的(除了前半部分)
历史老师源博雅×妖怪学生大天狗
群里小伙伴的点梗,感谢提供









“崇德天皇是日本第75代天皇,鸟羽天皇宗仁长子,后白河天皇雅仁同母兄,母亲为藤原公实女中宫璋子。”源博雅拿着一册厚厚的历史书,面无表情地讲着这些枯燥的内容,末了还推了推鼻梁上差点滑落的眼镜,看着下面一众学生无聊发慌的模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眼角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啊,那个学生……

源博雅无奈地揉了揉眉间,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个学生,大天狗,则是在这个班级里最令他苦恼的人。如果是那种无赖的学生倒还好,随便惩治一下便会安定下来,可是大天狗吧,他也算是安守本分,当然,如果是忽略上历史课时候的某些举动的话。

因为有时候,大天狗会打断他的话,用着那种冷漠、轻视的语调,说着一些与历史教科书上完全不同的史事,仿佛是在嘲讽,没错,就是嘲讽,嘲讽人类的无知,这种事情,博雅已经受够了。

不过这次略微有点不同。大天狗在安静坐着,仔细地聆听着他的讲学,目光复杂,源博雅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情感,仿佛有着岁月长河的磨合与沉淀,太古老、太久远。但……源博雅并没有忽略大天狗那张几近面瘫的脸上闪烁的神情——“如果你敢说什么关于崇德天皇的出格事情,我就宰了你”。

“崇德天皇在鸟羽天皇的压迫下无非执政,甚至无非控制近卫天皇,于是乎,崇德天皇与鸟羽天皇的宫廷矛盾不断激化,”在大天狗神圣目光的洗礼下,源博雅硬着头皮,一字一句,简洁地诉说着关于崇德天皇的一切,“1156年,鸟羽天皇去世后因继位问题引发的‘保元之乱’就是这一矛盾的结果。”

出奇的是,大天狗只是轻哼了一声,没有打断。源博雅先是惊喜了一下,然后回答了一位同学“‘保元之乱’究竟是怎样的”问题。

“久寿二年(1155年),体弱多病的近卫天皇去世,年仅17岁,皇室内部为皇位继承问题发生了激烈的斗争,”源博雅想了想,这个崇德天皇,其实野心也是不小啊,然后他便带着有几丝嘲笑的意味,继续讲诉着故事,“此时鸟羽天皇和崇德天皇都还在世,崇德天皇当年因为被迫退位,无时无刻不想卷土重来,所以,战争理所当然地发生了。”

大天狗当然听出了源博雅诉说中的嘲笑,但是他没有说出任何话语,而是选择了趴在桌上,头基本埋在胳膊里,只留下一双碧蓝的眼睛,盯着博雅。

他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努力让自己听完源博雅讲诉崇德天皇的一生。

“可惜的是,在战争中,崇德上皇一派的武将虽奋力抵抗,但崇德上皇吓的先跑了,导致军心溃散,于是全军溃败。”源博雅的声音,在不自觉中有了几丝鄙夷,他认为崇德天皇愧为曾经的天皇,不但野心大,还没有管好国家的能力,何德何能呢?

博雅言简意赅,三两句说完那可笑的崇德天皇的结局:“后来在被流放后,崇德上皇再也没有回到京都,8年后在赞岐国驾崩,享年46岁。一说是被三木近安暗杀。”

源博雅抬手,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唔……还有十分钟左右下课放学,于是他便对下面学生一笑,说:“讲完了,剩下时间你们自习吧。”

“很好,终于讲完了。”大天狗想。

大天狗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直视源博雅的红色眸子。其他的同学一阵激动,觉得有好戏看了,难怪大天狗之前那么安静,原来是为了最后累计起来放大招!只听大天狗说着,用着毫无感情的语调:“源老师,崇德天皇,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有野心、不能为国家着想、可笑的人类。”

“哦?”源博雅起了兴趣,无视大天狗的无理,他本身是一位历史老师,自然对历史是有着喜爱才做历史老师的。“你说说吧。”他倒是想听听大天狗怎样为崇德天皇辩护。

“崇德天皇他……”大天狗顿了顿,似乎是很不想说这一段事情。“他没有野心。因为在鸟羽天皇的统治掌控下,百姓表面过的好,实则不然,贵族歌舞时时都在上演,他们哪里来的如此巨额来举办这些个腐败的活动?自然是来自百姓。”

“鸟羽天皇在逼退崇德天皇之后,表面是由近卫天皇执政,还不是由他来掌控,近卫倒是个可怜的孩子,硬是做了个软弱废物。”大天狗幽幽地说着,源博雅听到“可怜的孩子”这个形容词,不由得一阵诡异的感觉,怎么听起来像一种长辈在形容晚辈的赶脚……

“崇德天皇的起义,自然是因为看到最底层的百姓苦状,深受触动。”大天狗声音有点低,像是被带入了崇德的往事,略有些伤感,“呵,可是这些个无意义的战争,哪一个会有绝对的正义性呢?”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种事情也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崇德输了,所以他要背负罪名,带着后人无穷无尽的谩骂与鸟羽他们的嘲笑,活着,直到死去。”大天狗声音哽咽,这种话语也使得源博雅陷入了沉思,班级里的同学受到了感染,有些心思细腻的人已经小声地在啜泣。

源博雅看到这种场面有些慌张,但很快冷静下来,用着他以为正确的、绝对的语言回应着大天狗:“大天狗同学,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是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应该相信的是书上的记载,而非你嘴中头头是道、毫无考证的话语。”

大天狗听完他的话,突然笑了,自嘲一般,他想对源博雅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只成了一句“你知道吗?其实崇德是自尽的,咬舌自尽。其实……”第二个其实却被放学的铃声打断,大天狗停了下来,没有再说,反而是咬着嘴唇,复而叹一口气,摇摇头,走了。源博雅莫名其妙,却不知道其所以然。

这所学校放学很晚,七八点呢。源博雅走在冷风中,呼出一口白气,看着飘落的枯叶在空中打转,颇有几分凄凉。他不由得细细思考起大天狗之前说过的话,难道崇德,真的是为了百姓吗……

怎么可能?源博雅苦笑,他竟然相信了一个学生,一个在历史课上总是顶撞自己、说一些不正经的学生,历史教科书上,当然是对的。他大概是魔怔了,崇德,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何必纠结于此。

“咚”地一声,博雅撞到了树上。原来他已经走神那么久了吗?源博雅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一座山上的竹林里。竹子在这万叶飘落的秋季依然挺立着,竹叶还是那种泛有生机的深绿色。

“尔等之人是谁!怎敢私闯禁地!速速报上名来!”冷清而泛有怒意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源博雅一惊,下意识地喊出了“源博雅”这一回答。没想到,对方在听到这个答案之后沉默了下来,那空中呼啸的风也变得柔和。博雅这才反应过来,并且察觉出这声音的来源。他简直太熟悉不过了——是大天狗。

“噗……”源博雅不厚道地笑了出来,他止不住笑声,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才说道:“大天狗,你在玩什么把戏呢?好啦好啦快出来吧。”

好像投入水底的石头,大天狗再无回应,正当源博雅想要往前踏出一步,一声清亮的笛声划过夜色,似是一种催促又带着哀婉不绝的叹息。

“以前没有注意过,没想到他也很擅长竹笛。”源博雅如是想道。他轻手轻脚迈开步子往竹林深处走去。

“唉……你总是如此。”大天狗叹了口气,似在悲叹。直到走到一个月光照耀的地方,源博雅才看到大天狗,他惊呼了一声。大天狗此时穿着白底蓝云纹的狩衣,足上是一对黑木屐,但是这双木屐并没有着地——大天狗此时此刻,在空中,用着一双宽大的黑色羽翼,轻飞!“你知道吗,源博雅……”大天狗好像并不在意博雅眼中的惊异,反而是自顾自地说着。

“其实崇德死后怨念深积,无法进入轮回,而遁入天狗道。

“其实他意外地,喜欢上了那么一个蠢笨的……叫源博雅的孩子。”

“还有什么想听的吗?”大天狗如是问道,源博雅一愣,突发奇想,“那你……生前的那些折磨……”大天狗一听,大笑起来,他没有回答,反而是从空中落下来,用他那微凉的手抓住博雅暖呼呼的手腕。

源博雅一愣,不明就里,却是任由大天狗抓着他的手腕动作。大天狗让博雅的手伸向自己的衣衫,不急不缓、一点一点地,解开狩衣的外套。博雅的脸有些发红,但却没有把手收回。大天狗仿佛不怕冷一样,引导着源博雅的手,直到自己外层较薄的狩衣尽数褪了下来,掉落在地上,身上只留下一层薄到几乎透明的内里和黑裤。博雅一惊,刚想说让大天狗穿好衣服并准备把手抽回,却在视线停在他身上伤痕的时候,愣住了。忘记了所有语言、所有动作,就那么盯着。

纵横的伤痕遍布了大天狗的皮肤,源博雅能看得出来,有的是烧伤、有的是刀割、甚至有的是烙印……惨不忍睹,源博雅脑海中仅剩的四个字。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大天狗解答了博雅心中“不能消除这种伤疤吗?”的问题,“倒是可以消除,但是博雅,我不愿意。”

“这些伤痕都是我曾经作为崇德的记忆体现,痛也好,苦也罢,都是我应得的,所以我不愿意消除,这些代表我屈辱的痕迹。”

“但这不代表你们人类就可以自以为正义的对我进行负面评价!”

大天狗说着,语气有些激动,他捏紧了手中的竹笛,突然却松了下来。大天狗笑着,十分轻柔,他说:“直到我遇见了你,博雅。”他像是在回忆,自言自语:“一个没头没脑的傻子,做事情不过脑子,光靠一股热血……”说着说着,都是些缺点。

源博雅又恼又好笑,叹了口气。

“但是,这样的你才是最自由的,我最喜欢的。”

天雷滚滚!源博雅张目结舌,却见大天狗射出手,拿出了另一只竹笛,“这是我当年亲手送给你的笛子呢……”大天狗说着,把笛子送到源博雅手上,等待着他的动作。

博雅对这支笛子有些兴趣,不知怎的,极为熟练地吹奏起来,很快,另一个笛音与其相衬,二者融为一体,没有任何不相符的地方,只有默契的融合。

一曲毕。

“所以……”

“考虑的怎么样?”

源博雅不动,

“源老师?”

源博雅立刻回到:“大天狗,我知道,

“你是我的。”

脑洞:朝为红颜,暮成枯骨







明明在朝露布满青阶的早上,大天狗还是一身白无垢,面色有些羞怯红意的诱人模样……但为何现在,在这可以烧毁无数大妖人类的明火里,成了如此这般。黑色的鸦羽早已不在,空空的骨架里,以守护的姿态,护着一个人类。那是一位武士——一位相当出名的源氏武士,他热血的红色眸子早已不复张扬,唯独留着眼泪,眼眶里倒映着他的恋人现在的模样——一副已经烧焦了的、不成样子的枯骨……

不知你可曾听过一个故事?大妖名为大天狗,武士名为源博雅

他们被谣言传着,有的说是武士亲手杀了大妖,有人说是二人隐居……

事实上由阴阳师们偷偷暗杀,却只是杀了大天狗,他以黑色鸦羽和那巨大的妖力护住了自己清晨才嫁给的爱人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黑发,头发有些地方为火红色的男人讲过一个故事?

“朝为红颜、暮成枯骨……”















(别看了)




(没有什么东西的)





(相信我)





(好吧……)





(既然你那么坚持)







(诺)















“所以,这个故事有什么好玩的吗?”金发的男孩问着,这个小男孩出奇的有着一双红色眼眸,但是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

“难道汝不觉得这个故事有意思吗?”青行灯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即笑了笑,约莫是想到这个孩子的父母,真是,像极了他的爹

“青行灯,汝总是编一些无聊的故事骗小孩子。”冷清的声音响起在耳畔,青行灯看向来人,不由得撇了撇嘴,无奈的说着

“是是是,大天狗。不过这个故事你满意吗?妾身可是好心替你改了结局哦,不然结局就是汝和汝家那位一起归隐啊……”

大天狗不可否置,眸中却闪起了几丝笑意,他回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孩子,柔声说到

“走吧,源义,一起去找汝的爹爹。”

那个半妖孩子答的很快,“好的,父亲大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脑洞:冰上的蹦迪

受群里小哥哥的委托所写
拖了好久的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ooc有







博雅是进入世界溜冰大赛的,但是没拿到什么高分,却被狗子看到了觉得很有天分,于是收了徒弟

大天狗是溜冰界的大佬,可以说是大部分人都仰慕的,包括源博雅

大天狗首先教博雅跳了一支舞,《best love》,表达的是单向暗恋,性与爱的结合

博雅学的很认真

于是这舞大天狗教了博雅好几次,溜着溜着就硬生生变成了双向暗恋

“溜冰的美讲究的是把自己的感情结合,博雅,你还在这个方面有所欠缺。”

日复一日的教着,渐郁渐浓的情感,看着源博雅一日一日地进步,大天狗有了丝欣慰

马上便是双人溜冰比赛,明明两个人都要参加,焦急的博雅和淡然自若的大天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教我什么吗?”博雅问

“不用,临场发挥。”大天狗张张合合的唇瓣吐出惊人的语句,博雅有些吃惊,但只能听从

接下来便是反反复复的基础,博雅有些乏味,但是还是对所谓的“临场发挥”非常期待

博雅有低血糖,这是大天狗一直知道的,所以他总是习惯在溜冰服放几颗糖

不过,源博雅总是可以记得在练习之前吃一颗,为的是怕给大天狗添麻烦,毕竟是一位难得的师傅,不能再为他添麻烦了

嘛,也是因为如此大大咧咧的性格,过度紧张不是件好事,源·大蠢货傻孩子情商低·博雅成功在大赛前忘记了吃糖

大天狗并没有察觉到,还是拉着博雅的手,慢慢进了场地

他们跳的舞很特殊,博雅一开始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从大天狗迷人的动作中依稀想起这支舞,他看过,甚至曾经幻想过大天狗会跳,那么现在,这场表演是美好的梦

没怎么思考,博雅主动迎合起大天狗的动作,紧握的双手从进场就没有分开过,只是从轻轻相握变成了十指相扣

有些头疼,博雅感受到,动作逐渐有些力不从心,手脚也有些不受控制,“完了,低血糖犯了,”博雅想,“一定是忘记吃糖了”

“会给大天狗添麻烦的”博雅继续想到。说来奇怪,他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不是比赛的成败,而是大天狗的想法

大天狗注意到了博雅的不对劲,突然想到了他的低血糖,脸上有了些无奈,便慢慢停了下来

源博雅无力地靠在大天狗的肩上,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让大天狗有点力不从心——他没办法支持住博雅

溜冰服中还有颗糖,大天狗快速抽出一只手拿出来,然后剥开糖纸,把糖放入自己嘴中后又快速把手放回原位去支撑博雅。看着博雅难受的样子,一脸毅然决然地,把脸凑到博雅面前,含着糖,唇与唇相连,用舌把糖慢慢推入博雅口中,不急不缓,舌与舌相交,博雅意识清醒时,便看到了这一幕,大天狗的眸中有着微微水汽,而自己的嘴里有颗糖,还有的是——他们在接吻,一个葡萄味的吻

糖很甜,博雅加深了这个吻,葡萄味的

一吻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小小的糖很快随着大天狗舌尖的葡萄香一起融入博雅的嘴中

见着糖没了,博雅也好了,大天狗便停止了这个吻,空中划过锃亮的银丝,不知是迷了谁的魂、停留在了谁的眼

没有流恋,没有停留,眼中的温情转瞬即逝,仿佛化为泡影,结束的舞蹈同时结束了温情

博雅在休息室甩了甩发疼的大脑,他说不清对大天狗的情感。是师者、还是……

但是出于礼尚往来的概念,他还是对大天狗露出独属于他的热情笑容,说着“谢谢啊,大天狗,我们果然是最好的朋友啊……”大天狗的脸,不明情绪淡了几分,多的是几分阴郁

“好朋友吗?”大天狗想着,他已经说不清他对自己这个徒弟的感受了,一开始自己以为那是师者对弟子应有的关爱,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吻之后,他已经确定,这绝对不是关爱

那么,这种感受……到底是什么呢……

大天狗不明白,却也不想明白了,他懂得,如果滑冰不能全神贯注,是不会做出最好的

他决定退隐了

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博雅后,博雅显得十分吃惊,“为什么?”博雅质问着,“为什么!”但是他不能阻止大天狗

这是对大天狗——他的师傅,最后的敬意

大天狗要退隐的消息很快震惊了整个溜冰界,很多人都不明白,明明大天狗还正在红火之时,为何要突然退隐

一张蓝白色相间的机票被捏在手中,印有风纹的行李箱被拖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带着银纹镶边墨镜的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等待着检票,不知为何,他心里竟然是没有一丝波澜

“源博雅没来。”这件事情,他很清楚,他心里升起了一丝莫名惆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背后一直注释大天狗的目光直到人儿等上飞机才消去,源博雅叹了口气,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盖住了自己充满悲切的目光,他不想让大天狗知道自己来了,那样只会让二人更加伤感

那一年,源博雅心尖上的人,从他的身边,飞到了距离他最远的地方

很久很久以后,在没有大天狗教导的很久很久以后,约莫才是几年的时间,博雅却总是觉得自己度日如年

他在时间的磨砺中发现自己的心意,对自己的老师生出这样的心思的确可耻,但他不得不承认,那是恋

没有大天狗的一千零一天,源博雅接到了一个邀请,一个很特殊的活动。在不明白对方的情况下,带上面具,与另一位嘉宾共同舞动,而且不规定滑的舞蹈——也就是说,要跳什么舞完全是现场决定的

源博雅一开始想拒绝,但是想到当初那个充满葡萄味的吻,他的嘴角不受控制地生出笑意,“参加好了,当作是对大天狗的怀念。”博雅决定道

暗黑色的面具掩盖了所有的神色,唯有黝黑的眸子流露出几丝深不可见的情绪

博雅面对着自己的嘉宾,细细打量着他

蓝色纹路的白底面具,左侧还绘着一根黑色鸦羽,对方有着出奇罕见的蓝色眸子,“好好看。”博雅想,他突然有了一种,想揭开对方面具的想法

然而极好的滑冰素养制止了他的行动,源博雅就那么极为自然地等待着对方的动作

无声的舞蹈、默契的配合。空气中的情绪分子影响着二人的大脑,情不自禁地舞动

巧的很,正常情况下源博雅绝对不会失误,然而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他,源博雅,成功忘记吃糖了

对方似乎很了解源博雅,看到他这个模样便是了然,熟练的动作似乎是因为许久没有做而生疏了一些,但还是从善若流地从滑冰服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

熟悉的动作,不同的意境。依旧是二十厘米的身高差,依旧让这位嘉宾力不从心

快速伸出手摘掉自己和博雅的面具,第二次这个动作,大天狗竟然有了不应该属于自己的情绪,对待爱人的情绪

一颗樱粉色的糖在二人的唇间来回移动,联和这爱意满满融化,融化到心中

不过尔尔,吻毕。这个糖,啊不,这个爱,是樱花般美好的味道

清醒后的源博雅笑着看向怀里的人儿,嘴角的笑意毫不收敛:“大天狗,欢迎回来。我的师——”

还没说完,大天狗又是一吻赌注他的嘴,说着:“是恋人啊,笨蛋博雅”

相视而笑,不顾众人的目光,互相依偎着离场

假车,假车
本文由@右右右右大臣 @鹤一 @恬玖太太(这位太太没有lof)我
慎入,我们真的有毒

这诗名字是《今天不小心打了大天狗一鞋子然后他回来打我之后发生的事情》

就着呼伦贝尔大草原,
顶着遮天蔽日大荷叶。
日着独一无二大天狗,
品着晶莹剔透葡萄酒。






我大概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灵感来自敬太太的一张图

你们是否真的如我们所想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今天看到一场展子,自己cos和别人的coser,感慨真的很深





源博雅的眼前突然变换了模样,场景随之变化,这让他有些奇怪,甚至有些不安。他刚刚还在晴明家里和晴明谈论大天狗的问题,怎么现在突然到这里来了?

周围是一片白色,说不出的东西环绕在四周,博雅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并未有什么更改。

试着推开面前类似木门的东西,博雅一出门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有些改变。感情都是什么情况?他不仅看到了一群着装怪异的人,还有一些穿女装的男生!

博雅有点莫名其妙,只好拽住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正常的人的衣服,礼貌问着:“您好,请问这里是……”

那人显然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他的着装打扮,便笑了起来:“漫展啊,你现在在的地方是厕所,等会出了厕所门就是漫展场地啦!”

旁边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回头看到博雅便大吃一惊,一脸欢喜的样子,都围了过来。“天哪这是cos的源博雅吗?终于见到肯cos博雅原皮的人了。”“哇塞这个假毛好棒啊,这是在哪里买的?哎呀不会是自己头发染成这样的吧!”“小哥哥求合照!”“难道你们都不在意这个博雅没有cp吗?!”“博雅你家狗子呢哈哈哈哈……”

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虽然不明白,但是博雅还是回答了一下最后一句话:“大天狗他啊,我也不知道,明明昨天说要给我一个惊喜的,啊这个家伙真是……”

“惊喜!哇哦哇哦哇哦……”“这个博雅的声音超级像啊,脾气也像,真·还原cos啊!”“怎么办我开始期待狗子的那个coser了……”“+1。”

额……不要这么激动吧……博雅在经历了一群人好像是“拍照”的动作之后,终于挤出了这个名为“厕所”的地方,达到了“漫展场地”

在博雅又一次成功被围着拍照的时候,晴明终于出现了。

“喂晴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博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坑晴明的机会,谁让他曾经用言灵·束困过大天狗,那让大天狗一点也不舒服好吗!怪不得大天狗最后没有追随晴明,都是因为这个家伙太不懂得大天狗的心思,还不如他源博雅。

“估计是一些时空差错的问题,不过,博雅你放心,很快就能回去了。”晴明顶着他招牌的狡猾狐狸微笑,不急不缓地回答着博雅。

“啊啊啊啊啊啊晴明小哥哥看我一眼!”“天哪这个晴明也超还原的。”“超级喜欢这个晴明小哥哥。”“还原cos!!大爱!”

博雅无奈扶额。

晴明见博雅这副反应,想到博雅也是明白了,现在这副场景不是什么出格的事。

叹了口气,晴明便环顾四周,尝试找到一些熟悉的身影。周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围着他们形成一个小圈,不是拿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对着他们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就是一脸红呼呼的盯着他们不放。

不出所料,不一会,他看见了那只大妖。

毕竟有翅膀,那么显眼。

大天狗刚要飞起来,便被博雅拽住了。“喂喂,大蠢货,你飞起来不合适的!”博雅有些担忧,但显然,大天狗根本不懂。

“为什么?他们不过是愚蠢无知的蝼蚁而已,没有什么好怕的。”

博雅有些无奈,好言相劝:“不是这个问题啊大天狗,你要知道,这不是我们那里,不过放心,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说完偷偷虎摸了两把大天狗的羽毛。

“大天狗!大天狗!”“啊心满意足的死亡……”“大天狗嫁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太还原了这满满的中二气息……”“别想!大天狗是源博雅的!”

额……大天狗他真棒!不愧是他源博雅的挚友!

好巧不巧,这种骚动吸引来了神乐和八百比丘尼。

毕竟是神还原cos,颜值还那么高,还是报团组队一起cos,cp也有,狗粮满满,不吸引人也没天理。

“晴明,还有多久啊……”神乐软乎乎的声音有些紧张,而一边的八百比丘尼则皱着眉头,不晓得在占卜着什么。

博雅看着周围没有什么认识自己的贵族什么的,偷偷亲了一口大天狗的耳垂,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但是他看见大天狗的耳朵红了,听到了众人的尖叫声。回去要给大天狗一个补偿呢。

“大家,就是现在!”八百比丘尼大喊一声后带领大家冲向厕所。而一旁的粉丝等他们冲进厕所了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却发现,厕所里面根本没有人。

对此,阴阳师粉丝和博天爱好者表示开心,而不是难过。

你们真的是我们所想的样子吗?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吃了一惊,吓了一跳,却带来喜悦。





小段子 小天狗的信

“致博雅大人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消失了
“抱歉啊,因为我还不会识字,毕竟您没有教过我,所以,您留下来的信,我还是不知道内容是什么
“我曾经想让晴明先生把信的内容读给我听,可是他看完您给我的信以后,只是边哭边说‘博雅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并没有告诉我信的内容
“博雅大人才不是混蛋!博雅大人您最好了!至少小天狗我是这么认为的
“非常感谢您与我签订契约,也感谢您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觉得自己有十级,已经是很厉害的了!
“这封信是我拜托晴明先生帮我写的,因为我真的没有力气等您回来啦
“您曾经在离开我之前说,等你厉害了,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妖怪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我认为自己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妖怪了!所以您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呀?
“听晴明先生说,只有升级才可以变厉害,才不呢!十级的小天狗也厉害哦
“真的、真的很对不起啊,博雅大人
“我已经撑不住了,没有妖力可以支撑着我,维持自己的生命了
“晴明先生曾经想帮助我,可是他真傻啊,明明知道只有契约主人才能供给妖力给式神,为什么还要这样说呢
“距离您回来的时间还有多久哇?我已经等了您几年了呢,我撑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啊,博雅大人
“每天都盼望着您的归来,可是您一直没有再来看小天狗一眼
“是不是您在半夜里回来了啊?那样的话,我真是失职,没有做好迎接您的准备
“每天我都会告诉自己,再多撑一天,说不定明天您就回来了呢?
“可是我不行了,博雅大人
“让晴明先生帮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要消失了
“愿您安好。

“您的式神 小天狗”




小小小小段子

“一杯芦荟酸奶。”冷冽的声音想起。
博雅抬头,便撞见了一双碧蓝如海的眸。夕阳余晖,映衬着眼前人的浅色金发,煞是好看。
博雅不急不缓,拿出与别的酸奶所不同的品种,再细细挑出好的芦荟,仔细做出一杯芦荟酸奶。
若是有熟人看见博雅如此做出一杯酸奶,定是要大声说着偏心了,博雅对待别人可没有如此细心呢。
“呦,大天狗,今天怎么样啊?”爽朗的声音,唤出眼前人的名字。
“不怎么样。”大天狗轻哼出声,伸出洁白而纤细的手,预备着借过酸奶就转头走掉。
“啊啊唉?”博雅猛地缩回手,似乎是看懂了人的意图,狡黠地眨了眨眼,笑眯眯地对大天狗说:“别急,我马上下班了,等着一起吧!”
大天狗轻哼一声,却也没有拒绝,便同意了。

博天 射杀恋人之日

博天 射杀恋人之日
ooc有 角色死亡有 流血表现注意
刀子使我快乐


弓がしなり弾けた焔 夜空を冻らせて
挽弓拉弦被射出之火 冻结夜空

最终之战的来临,博雅就意识到,他会,亲手杀掉自己的挚友,大天狗
附有咒术的银色破魔矢自弓箭射出,凄砾的火花划破天空,竟是有几丝要将这血色天空冻结的意味
箭离弦的一霎那,武士想到了很多


凛と苍く别离の诗を 恋人を射ち堕とす・・・
凄凉苍蓝的离别之歌 将恋人(你)射落…

曾经他们一起写下美丽的和歌,曾经他们一起吟诵最漂亮的诗句……
可惜,曾经也只能是曾经
耳边的风似乎在轻轻吟唱,大天狗来不及、也不能去思考,为何风开始奏响乐曲
合歌声音凄惨悲凉,倒是入了大天狗的心,似乎让他想起了曾经陪伴博雅成长的日子
即使面前的破魔矢带着足以穿透他心脏的力量,他也无惧
即将被射落,大天狗却随着风声,轻吟着曲


远い日の忘れ物 引き裂かれた伤痕
遥远时日的遗忘之物 撕扯开裂的伤口

一箭,射穿了他的左琵琶骨,巨大的疼痛啃噬着他的神经,背后的羽翼早已不见曾经的黑润,现已是血迹斑斑
强行伸展羽翼,不顾伤口撕裂的疼痛,为了自己身为大妖怪的最后骄傲,飞在血红色沾染的天空
手指无意间触摸到挂在腰间,曾经无比宝贵的竹笛
这是,他与博雅的,遗忘之物


呪われし约束をその胸に宿して
和被诅咒的誓言一起 在心中铭刻

突然想起雨下葡萄藤缠绕的旧屋子,自己与大天狗合奏的那首曲子
恍惚间,似乎真的听到了曲子
不,不对,是有人在轻吟。那是,大天狗的声音……
他在,做什么?这个大蠢货啊
话说,他们曾经一起立下了誓言吧,永不背叛的誓言
可惜,这个誓言已经被诅咒……


「避けられぬ终焉は せめて爱しいその手で…」
“如果这个结局是注定的话 至少也要让最爱的人来动手…”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大天狗不会活着熬过这一战
因为他晓得,不论他会不会用诛邪矢射向这个已变成魔物的大妖怪,晴明一定会用最具有威力的符咒·灭,消灭大天狗
既然已经知道结局注定、无法更改,那么,就由他,源博雅,亲手射杀自己的挚友,不,恋人好了


抗えぬ冲动の 暗が彼を包んだ…
无可抵挡的冲动将他吞没…

不知爱宕山上的鸦天狗可还好?他原来叮嘱过鸦天狗,要好好照看自己的那间葡萄藤缠绕的屋子
心底盘算自己消失后的一切,除了可以忽略的某个人、某只笛、某首曲,其它一切,皆可安好
这样他便放心了
他想,遵循自己心底的那抹冲动,遵循自己心底渴望战斗的冲动


歪む世界螺镟の焰 轮回を贯いて
扭曲世界 螺旋之火 贯穿轮回

银色破魔矢能扭曲世界,绮丽的银蓝色咒术之火灼伤了他的眼
即将,被射杀了么
也不知道博雅会怎样看待自己这件事,是射杀挚友,还是恋人呢……
“羽刃暴风!”他听见自己如此喊到
伴随着巨大妖力,鸦黑色羽毛化作一把把利刃,随着狂吼的暴风,袭向战场


凛と绯く血途れくちづけ 恋人を射ち堕とす…
凄凉绯红的血之亲吻 将恋人(你)射落…

即使暴风如此令人颤抖,可仍然阻挡不了强力的破魔矢
那是武士用尽自己所有感情的、所有力量的一箭,怎么可能,阻挡的了
终于,第二箭,射到了大天狗的羽翼根骨处
一定很疼吧,大天狗,别怕,我马上给你解脱
武士想着,又拿出第三箭,搭在弓上


「忘レモノハ在リマセンカ…」
“遗忘了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吗?”

他们曾经遗忘,遗忘许多事
比如,樱花树下埋藏的葡萄酒;比如,爱宕山竹林中亲手种下的一棵竹;比如,椿饼甜滋滋的味道……
或许被遗忘,就彻底意味着,不存在


古の伝说 その魔物に伤を负わされた者は
古老的传说 被那魔物所伤的人

为了救幼时的博雅,大天狗曾被一只魔物所伤
那魔物虽然在最后灰飞烟灭,可仍将恶毒的诅咒下在了大天狗身上


诅いが全身を駆け回り やがては同じ魔物)に
都会遭到席卷全身的诅咒 最终也会变成和它一样的妖魔…

终有一天,和魔物作战的人,诅咒会席卷全身,让他也成为一个魔物
他,了解、确定,堂堂爱宕山之主,会变成一个可怕的魔物


「成り果てるだろう… その伤を负ったのはいつ…」
“那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大天狗的伤,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呢?
博雅想着
一定不是在自己这几年所陪伴他的日子,毕竟自己好歹也会阴阳术,不会让大天狗受到一点诅咒
那就是……曾经?
大天狗曾经为他挡下一个魔物的攻击,那么,就应该是那个时候了
可恶!为什么不能救大天狗!为什么当时只知道在大天狗身后哭泣!
博雅痛恨着自己曾经的软弱


二人が出会ったその日に
事情要回溯到两人相遇的那天

微润的雨露自天而降,小博雅不肯与一同前来的侍从在一起,他们太吵了,琐碎的事情总是说一大堆
博雅对此很是不耐烦
用一个勉强的借口支走侍从,小博雅便自己在山中狩猎,不巧碰上凶猛野兽,被伤到后流出的贵族之血吸引了那狡猾魔物


彼は彼を救われて、魔物にけがをした
他为救他而被魔物伤到

凶残的扑向小博雅,妄图吞噬这个可怜的贵族小孩子
真是可笑
大天狗撞见这样的场景,却是冷哼一声,不准备救他,为什么要救这个愚昧无知的孩子?那是白费力气的
但是,当他看见这个孩子不停举起弓箭,妄图杀掉魔物的时候,他有一丝的动摇,他发现,这个孩子的眼中,闪烁着的是斗志,还有隐隐的激动
他救了他
可惜,自己却被魔物所伤


全ては出会った时から始まっていた…
一切都开始在相逢的那一刻…

其实,当初在与博雅相遇的时候,大天狗便隐隐觉得,往后的生活不会平静了


「岀会いは丧失への约束…」
“相逢就是注定破灭的誓言…”

自相逢开始,博雅便认为,见到大天狗是自己这一辈子的幸运


枯れ果てた涙は 哀しみの苍い焔を宿し
流干的眼泪 化作悲哀的苍蓝之火

眼泪早已不复存在,这种东西,明明已经在他堕落为妖的时候就没有了
可现在,在脸畔的冰凉水滴,是什么……
他哭了
他竟然哭了
大天狗觉得不可置信,自己竟然会哭
原来,自己早已变了,物是人非
无所谓了,他看见,第三支破魔矢,正在弦上
要解脱了


银色に辉く矢を放つ
辉耀着银色光芒的箭矢被射出

博雅捏紧箭羽,紧皱着眉
一定要,这样吗?
一定要亲手射杀大天狗吗?
摇了摇头,驱逐脑中的混沌,他看见,大天狗哭了
这个大蠢货!
博雅想着,停止回忆自己曾经与大天狗的种种
第三支破魔矢射出,带着强力咒术特有的冰蓝色火焰,划破天空,射向大天狗


何度でも 唯...彼が息绝えるまで…
一次又一次 直到…他停止呼吸…

三支破魔矢
第一支,射中左琵琶骨
第二支,射中羽翼根骨
第三支,正中心脏
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爱宕山大妖就此陨落
随风飘散,最后的妖力
博雅伸出手,妄图抓住大天狗的一丝一毫
可惜,最后只剩一片黑羽


爱すゐ人を失った世界には
在失去了爱人的这个世界上
どんな色の花が 咲くだろう?
会开放出怎样颜色的花朵?

冥府的彼岸花红艳一片,煞是妖艳妩媚
回头伫立在孟婆身畔,准备着喝下这碗滤尽红尘的汤
博雅在人间应该安好
下辈子他只想当一个普通人类,无依无靠、无牵无挂、平淡最好


月を抱いた十字の焔 茨を倦きつけて
拥抱银月的十字之火 如荆棘缠身
凛と白く最后の弓矢 私を射ち堕とす…
凄凉洁白的最后一箭 将我射落…

博雅看着眼前开满的红色之花,久久陷入沉思
这是阎魔送给他的礼物,却没有告诉他礼物的来源
是谁?大天狗吗?
博雅摇了摇头,放弃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呢?自己亲手射杀了自己的恋人
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随手拿出的笛子却不小心触动了花的咒,妩媚之花的叶快速生长并枯萎,大片大片的血红色映在房间之中
花海之中呈现一个人影
博雅一惊,差点跌坐,是他的……
只见映像中的人,淡色的唇,吐出几个字,而后,消失
博雅,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武士,在听到在几个字之后,大哭的不像样


(爱すゐ人を失った世界にはどんな色の花がさくだろう?…)
(在失去了爱人的这个世界上 会开放出怎样颜色的花朵?…)

“愿有来世,你我二人,真正安好,不求多得”